苏玦

俗的无畏,雅的轻狂

姥爷是一个性格特别好的人

总是笑眯眯的,印象里没发过火骂过人

宠我疼我,但不溺爱,会温柔而严肃地跟我讲道理。我特别叛逆,爸妈姑姨教训我的话基本不听,听了也不太往心里去,但唯独姥爷对我的告诫听的特别认真。

小时候是姥姥姥爷带的我,那时候爱吃姥爷做的鸡蛋羹和炒豆腐皮。其实长大了就不爱吃了,但姥爷还是常给我做。其实近几年姥爷也意识到我早就不是小时候的口味了,不再给我做了。

姥爷是家里做饭的人。手艺好,就是放油多。

姥爷曾经给我做过猪脑炒鸡蛋,是我第一次吃猪脑,从此爱上了猪脑。但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猪脑了。

姥爷不爱吃鲜鱼,但爱吃鱼干一类的。

姥爷养植物动物的技术特别好。养什么都蓬蓬勃勃的,充满生机。养花尤其厉害,什么花都能养好。夏天的茉莉栀子,秋天的菊花,更多的是我不知道名字的,红的粉的,名贵的普通的,满枝头的姹紫嫣红。不像我,文竹都能养死。

姥爷39年的。年轻的时候读书好,考上了我们那里第一的中学。但不想学习,中学没读完就去闯关东了。在那里改了名字,还跟我感叹分析过原名的好。

给我讲过东北人参的传说。但我忘得差不多了。

老家清明节有荡秋千的传统。小时候每年清明,姥爷都会给我搭秋千。

姥爷是一个特别板正干净的人,衣服搭的都很好看。

姥爷以前爱吃肥肉,但因为心脏不好,吃的就少了。

妈妈跟我说姥爷其实挺讲规矩,在他们小时候要求的挺严格。

喜欢叫我小名,前面再加一个“小”字,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往上挑,带点调侃和亲昵。

姥爷活得通透而豁达。

最后一次和姥爷联系是19.12.22,姥爷住院和我打电话,我跟姥爷说再过三个周我就回家啦,你等我回家。


我就是怕忘了。

我抽烟和我讨厌烟味儿矛盾吗


啊熏死了…


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
炽热的,浓烈的
自私的,不可动摇的

《西厢》repo
后面再补

虽然关于感情的记忆消退或者就是失忆一类的是无比老套的话题,但不可否认它伤人狠厉。

所以尽管众人一再强调唯物的正确性,但我始终觉得唯心才是人类的唯一也是最终的意义所在


想抽烟


朋友看喜欢的演员的水仙剪辑看的上头,我也去看了看,看完了又被推荐自己喜欢的rps同人。

之前看过的,再看一遍还是很唏嘘。

和朋友说起来:自己其实特别真情实感,但也因此觉得自己愈发可笑。

开始是小说的同人,毕竟是虚拟人物,虽然对虚拟人物的喜爱和延伸挺虚无,但也正因为本身存在就虚拟所以一切美好的想象也可说是合情合理。

后来喜欢上了梅溪湖,自己吃粮博杂,出名的几对cp都喜欢,all什么什么all也吃。最关键的是有一些太太们真的文笔出众,而且有很多时候其实就是借写故事来抒发自己的一些感悟吧,所以很吸引人。

再如果是长篇,整个故事看下来,会很久走不出来。

甚至我会很怀疑,我其实对他们本身的喜爱并不深,但是在一个又一个对他们美好想象和加工中,在这一个又一个的故事里,我越来越迷恋。

明明是不了解的陌生人,甚至仅知的那一小点也很有可能是虚假的,却还是倾注了那么多情感在他们身上,太可笑太荒唐了。

癌症是人类长生不老的契机


阳光晴好,气候温暖

和我妈下楼收晒的被子

忽然之间厌恶自己正当青春年少

非常奇怪的。就是莫名其妙厌恶自己怎么处在这么好的年纪。就好像长期观赏着一片姹紫嫣红的花丛,一段时间后就会审美疲劳,觉得不过是一片庸俗而已


有可能是刚看完郑棋元采访视频,哀叹于他已经39,与他差距太大


嘎子和晰哥的《往日时光》

真的是我每一处都喜欢的作品

从歌曲本身的曲和词

到二人的音色和和声

太美


个人听歌多注重曲超过词

但我好爱往日时光的歌词


嘎子音色多变,但我还是喜欢这里的这种


两人的和声搭配太绝了,过于醉人


衷心祝愿两位前程似锦,不忘初心


敬无私的爱

敬悲悯与宽恕

敬一切的苦难

敬为了自由的牺牲


大悲大爱